1. 首页
  2. 国际纵览

已有25人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谁能对抗特朗普?

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定于2020年11月3日举行。虽然还有近一年半时间,但美国朝野和国际社会都在密切关注同一个问题:谁能为民主党扛旗挑战竞选连任的特朗普?

6月27日,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左)、哈里斯(右)、桑德斯等在迈阿密参加电视辩论。(路透社)

  6月27日,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左)、哈里斯(右)、桑德斯等在迈阿密参加电视辩论。(路透社)

  参选者背景多元化

  截至2019年6月底,共有25人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是美国现代政治史上角逐大党总统候选人人数最多、女性最多(6人)、最多元的一次,也是首次有华裔登上大党总统候选人预选辩论舞台。

  在预选阶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将举办12场总统竞选人辩论,其中6场安排在今年年内。首场辩论于6月26日至27日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举行,共有20名竞选人获得参加资格,第二晚的辩论吸引逾1800万电视观众,创下收视纪录。

  民主党参选人数如此之多,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自2016年大选之后,民主党内一直没有出现强有力的竞选人,导致很多人跃跃欲试。二是特朗普作为美国现代政治史上民意支持率最低、普选票差距最大的总统上台,而上台以来民意支持率一直未能过半数,拖累了他的连任前景,也让很多民主党人因此怀抱取胜希望。三是2016年大选以来,种族问题、性别问题,乃至移民、堕胎禁令等问题,激荡全美。共和党演变成“特朗普党”的同时,民主党内部左翼进步派、自由派势力大增。种族牌、女性选民牌等普遍预期将在2020选战中扮演重要角色,也成为此次民主党内众多女性和少数族裔参选的重要推手。

  领跑者各有明显弱点

  但目前阶段谁更可能为民主党扛旗仍看不出端倪。领跑者各有所长,也各有明显弱点。前副总统拜登知名度高、经验丰富,竞选资金丰厚,是民主党温和派代表人物,在50岁以上选民和非裔中支持率较高,对“铁锈带”白人蓝领有一定号召力,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是他的家乡州。但他年逾76岁,特朗普直接质疑其精力不足,称他为“瞌睡乔”。经验丰富的另一面是政治包袱较多,在国会参议院漫长任期里留下不少有争议的投票记录。最大弱点还在于接地气不足,民调显示他对年轻选民缺乏号召力。如果这一点没有显著改观,恐将后劲不足。此外,由于处于领跑位置,成为党内竞争者狙击目标,这在首场预选辩论中特别明显。

  民调中,紧随拜登之后的是资深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这同样得益于较高的知名度。桑德斯是2016年民主党预选中希拉里的强劲对手,比拜登还要大一岁,自我定位“民主社会主义者”。他强烈反对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对激进的千禧一代选民有一定号召力。2016年大选以来,他的政治主张一直强烈影响着民主党议程,但其支持者始终限于民主党左翼。此次参选,桑德斯陆续提出全民医保、公立大学免除学费等主张,竞选策略与上次选战颇为相似,但局限性也在于此。他更多地被视为激进左翼的代表人物,难以代表民主党整体。此次竞选中,他不再能够利用民主党年轻选民对希拉里和建制派的反感情绪,与国会山上民主党内的进步派领袖、70岁的沃伦可谓棋逢对手。沃伦富于辩才,以“重建美国中产阶级”作为重要竞选主题,对温和选民而言更具开放性。两人对立场激进的年轻选民都具有一定号召力,同台竞争势将分流左翼选民的选票。

  新人表现抢眼引关注

  公认在首场辩论中表现最抢眼的是前加州检察长、国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中文名贺锦丽)。作为具有一半牙买加黑人血统的唯一黑人女性竞选人,她在辩论中主动打出事先精心设计的种族牌,以亲身经历批评拜登上世纪70年代在国会参议院投票反对通过打破种族藩篱的校车法案。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不胫而走,她本人随即上传自己作为“校车女孩”的童年照片。亲身经历最易令选民产生共情和共鸣,在首场辩论结束24小时内,哈里斯获得的竞选捐款就增加了两百万美元,多家媒体把她“晋级”到民主党竞选人的“第一梯队”。

  哈里斯的成功不仅在于令拜登现场陷入被动,暴露拜登的弱点,更在于相较其他人的首场辩论表现,她更能让观众感受到主动进攻意识和某种强悍潜质。而能否拥有足够强悍的气场对抗风格强悍的特朗普,恐怕是民主党所寻找的总统候选人必备资质之一。立场游走在进步派与温和派之间的哈里斯因此有一个好的开端,不过,她能否保持这一势头还未可知。

  在民主党竞选人中,拥有较高关注度的还有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皮特·布蒂吉格。他现年37岁,在所有参选人中最为年轻,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总统竞选人。年轻、新鲜面孔、有个人魅力、思路清晰、务实以及持温和派立场的他,被认为具有“(政坛)明星相”。布蒂吉格的竞选口号是“美国的新开端”,认为民主党应看到特朗普竞选主张的合理之处,在民主党左转浪潮中显得别具一格。不过,他的脆弱性也显而易见,缺乏政治经验,市长政绩不彰,同性恋身份令他不得不面对其他候选人不会遭遇的挑战,检验民主党选民和美国社会的接受度。一个现实问题是,如果由他对阵特朗普,可能刺激右翼和保守选民,拉升特朗普支持者的投票率。

  至于出生于台湾移民家庭的杨安泽,首轮辩论的表现令他更加边缘化。两个小时的辩论中,他发言时间不足3分钟,即便有客观原因,他没能把握住回答主持人两次提问的机会也是不争的事实。两个提问一针对他的核心竞选主张“每人每月一千美元基本收入”,一关于中国是否是美国最大威胁。他的回答平淡,表现拘谨,暴露出缺乏竞选和现场辩论经验的弱点。但不管怎样,作为“破冰”的华人,登上大党总统预选辩论舞台,这本身就已经是一项成就。

  美国总统竞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预选刚刚起步,变数非常大,美国媒体排列的民主党竞选人“第一梯队”名单随时可能更改。首次辩论的结果既未能明显加强或削弱某位竞选人,也远不足以使民主党内竞争格局明朗化。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