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国际纵览

澳游泳队主教练早知霍顿队友药检阳性 仍支持闹事

当时另一个为数不多知晓莎娜·杰克兴奋剂检测不合格的人是澳大利亚游泳队主教练杰科·维尔哈伦(Jacco Verhaeren),但他对于霍顿在领奖台的抗议举动并不觉得尴尬,并表示如果可能的话,他都想参加霍顿的抗议。

莎娜·杰克

莎娜·杰克

  据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AAP)7月28日报道,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霍顿对于队友莎娜·杰克(Shayna Jack)兴奋剂检测呈阳性首度开口表态,称“感到很失望”,但并没有改变他的立场。

  霍顿表示:“当得知海豚队(澳大利亚游泳队的绰号)的一名队员最近的样本呈阳性时,我感到很失望。对有关运动员在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之前立即退出比赛的决定,我表示赞赏。我的立场依然坚定——干净体育必须是所有运动员、所有运动项目和所有国家的优先事项。”

  大约两周前,莎娜·杰克声称出于“个人原因”退出了光州游泳世锦赛,真正的原因是她未能通过6月26日的赛外兴奋剂检测,而这一事实7月27日才被媒体披露。

  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报道称,在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之前,澳大利亚泳协主席莱利·拉塞尔(Leigh Russell )已经知晓了莎娜·杰克兴奋剂检测不过关一事,因此当霍顿在领奖台作出抗议孙杨的举动时,她感到“非常紧张”。

  但莱利·拉塞尔仍表示“支持马克·霍顿”。拉塞尔称,“他有权在这个他热衷的问题上发言和行动,我们也一样。(莎娜·杰克的兴奋剂检测结果)这件事并没有改变我们(对兴奋剂)零容忍的做法和政策。”

  对于外界对澳大利亚泳协试图掩盖真相的指责,拉塞尔辩称,这是因为澳大利亚泳协与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ASADA)达成保密协议,不允许透露莎娜·杰克的阳性检测结果。

  报道称,当时另一个为数不多知晓莎娜·杰克兴奋剂检测不合格的人是澳大利亚游泳队主教练杰科·维尔哈伦(Jacco Verhaeren)。但他对于霍顿在领奖台的抗议举动并不觉得尴尬,并表示如果可能的话,他都想参加霍顿的抗议。维尔哈伦表示,不认为莎娜·杰克的兴奋剂检测呈阳性一事玷污了霍顿的抗议,并声称霍顿如果知道杰克的检测结果,仍然会进行抗议。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立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