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国新闻

香港暴徒“工资条”曝光:1.5万/天 纵火2000万

长安剑推文指出,持续五个月的修例风波,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

 执行极端任务可得2000万

  执行极端任务可得2000万

  11月13日晚,长安剑推文披露了香港暴徒收钱闹事的“工资条”:

  500至5000块:这是普通学生参与暴乱的酬劳。钱多少,取决于参加游行的规模、在队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袭击警察等,女性示威者的酬劳高于男性。

  3万块:这是一个13岁小暴徒参加几次暴乱活动后所获酬劳。这些钱,帮助他换了新款iPhone手机、游戏机、名牌运动鞋等。

  1.5万块:这是《反蒙面法》出台以后,为避免“勇武”暴徒可能退缩的情况,参加暴力活动者的酬劳,大幅提高至每天1.5万块。

  500万块:这是“勇武”核心成员收到资金以后,通过网络或街头招募的形式组织激进青年加入,将佣金的小部分给下面的“勇武”暴徒后,自己独占的“大头”。两个月,净赚超500万。

  2000万块:这是在发动10月1日大游行前,“招募死士”计划所提供的“抚恤金”。“死士”需执行包括杀警、假扮警员杀人后嫁祸、纵火等一系列极端任务。

  啼笑皆非的“劳资纠纷”

  如上文透露,随着港府、港警毫不动摇止暴制乱,为了避免暴徒退缩,其闹事的“酬劳”也一路水涨船高。

  在上述最新“工资条”披露之前,也有媒体零星报道过暴徒收钱标准,对比之下远没有如今这么“丰厚”。

  中国新闻网8月刊文披露,搞事有钱收,每次可获发500元及一餐饭;站在前头那一批搞事者,每人一天收取8000元;如有方法令警察间接丧生,例如投掷物件令警察失救致死,每个更可获高达5万元。港媒还曾曝光,有香港青年认为“工作好简单”呼吁朋友一起赚钱。

  但事情真的如有些香港青年认为的这么“简单”吗?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还留意到一些啼笑皆非的报道,有香港青年在完成“工作”后因为分赃不均闹出“劳资纠纷”。

  人民日报海外网转载《大公报》报道显示,一名香港女生自曝曾参与多次示威活动,例如前往机场举牌、蒙眼,配合完成“套戏”。可到了最后“出粮”时刻,却遭到暴徒强行查看和摔碎手机。当她表示不再参与活动时,又受到威胁。拉她入伙的师姐对其恐吓称:“不听话就公开资料,毁你前途。”

  背后金主是谁?

  暴徒的“工资单”被曝光,自然有读者关心,背后的金主是谁?

  长安剑推文指出,这个“地下钱庄”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香港本土反对派势力祸港乱港的金库。其股权关系复杂,主要有“一大四小”五个“股东”。

  “一大股东”即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简称NGO)及金融资本集团。“大股东”在香港又物色具体的组织及合适的人选,充当其“经理人”,构成了其庞大繁杂的“股权体系”。之所以雄踞“大股东”位置,那是因为修例风波中一半以上的暴力活动资金均来源于此。

  “四小股东”分别为专门成立的612人道支持基金会、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香港教会、小团体募捐。

  五个多月来,“地下钱庄”的“黑金”除了支付游行人员和暴徒的薪酬外,还会大量购买防毒面具、安全帽、身体护具、护目镜、镭射笔、照明电筒、摄影器材等一系列装备物资。同时,策划反动文宣、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医疗救助和心理辅导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断地支出大量费用。

  何为法律援助?长安剑推文举例称,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等组织一直为被捕人士提供会见律师、提供资金补贴、出借保释金等法律援助。

  最后,政知见想再援引我外交部多次重申过的严正立场。相信大家看完此文便可理解,之所以这样说,我们并非没有根据:

  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我们敦促有关方面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

  资料 | 长安剑 海外网 环球网 中国新闻网

本文转载自北京青年报,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立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