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综合新闻

南非华侨华人COVID19疫情防治之读者日记(十一)

06/04/20,周一

多云,太阳的出现,身上的凉意便被驱离,到了傍晚,秋衣外的加层就得剥离,昨天的日记挺长,早上花了三个小时才完成润色抄正,许是夜里写作超时点,脑子里的兴奋度没法消停,躺在床上,半睡眠的意识里,象是在放战争片,一波接着一波,清早醒后,一整天的意识都有点仿佛。

午后,穆萨约我到店里去,他是我的房东,私下拖欠几万兰特的债一直不还。今天来店里买几只灯管,羞于开口,便找个借口,要还R4000,我只好开车跑一趟,为了这点钱,我误了午休打盹的时点,晚餐过后,想补一点觉,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却始终昏沉中不能入眠,十一点过后,冲个热水澡,上床睡觉,这是我少有的早睡门时点,当天的日记只好次日写了。

今天的新闻依旧围着COVID-19编播,热门话题是大英帝国的首相被送进了CPU,日本国的首相宣布各大都市戒严,好多西方的政客提高嗓门问责中国,无情的COVID-19灾难击垮了白人的傲慢,为他们日后的地缘政治重构,甩锅给中国,做一些对立的辅垫。

我把写生的日历翻到2017年。那年,我在约堡R24公路的两侧开着四间店,24号路是掘金时代,约堡东西走向,横穿市中心的主轴线,东端是非洲最大的国际机场,西向一直延伸到西北省.它就是顺着约堡的黄金矿脉修建的旧南非财富大动脉,我的四间店也是当今约堡物资集散中心,卖场成串的座标横轴上。约堡的批发商城在世界杯带动的人潮,购物潮的冲击下,傲慢排华的白人也跟着黑人、印度人认可了物美价廉的中国货。于是,2010年后,南非各省会城市便出现了中国商城潮,豪登省的三大都市也象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十个中国商城,我在其中的五个商城中都定了最大的商铺。可是这个潮流与南非的人口与购买力来说是太不相称的,凭借我对省内各大商圈的准确诊断,取舍间开、关、转、撤,没有身陷沼泽。直到一七年,关了三间500m2以上不赚钱的店,缩回精品城开两间500m2的店,其中一间卖热门有效益的货品,一间卖箱包,渔具及外面撤回的旧货,把弄潮儿——陈平遗弃的旧精品城给盘活了,因为他不停的折腾,很多商家愤而外迁,导致30%的空店近一年时间,我包下成片的空店把回撤的货架及商品摆上,进了一大批品牌货,为没落的中国精品城带来了人潮与商机,转眼间,中国精品城梳装打扮,亮丽转身,成了现今约堡最热闹的华人零售商城。

当我关、停、并、转的举措带来了人员的整合,我开了十年的老店只有400m2,店里的生意一直红红火火,完全是我的“革命根据地”。先前在主轴线上四个商城里开的四间超市,我每天都要开车转悠一圈,收钱补货,跑一百公里不能省,把油当水烧。九月份后我四间店的人员要集中到两间店用,宫斗一流的老妇人帮我找到了门道,揭开了一个半年前的窝案——老店魅影。

上次非洲尹博拉病毒爆发期间,南非的旅游市场瞬间停顿,从中国来的旅行团不再光顾整个非洲大陆。据称是“三大华人导游”的刘某,几个月前他家的有规模的“红灯笼”酒楼刚破产倒闭,个人资信被上了黑名单,移到旁边小mall再开的Takeway也正在惨淡经营,连员工的工钱都发不上,只好老婆看店,自己到各个旅行社挂名当导游,那时很多中国人来南非旅游,并不是仰慕南非的名山大川或风见漪旋,那怕公务旅行的官商也都怀揣信用卡、美金,个个财大气粗,俨然是“跑跑团”的一份子。于是,他天天大清早赶到机场迎接旅行团,跑完周边的旅游景点,间隙之间再领着他们到定点购物点,设好的圈套便在他如簧之舌的鼓燥下完成交易。一颗R30万的钻石,他们能领到七、八万的提成,一个月下来,R5万保底,十万、十五万也有可能。病毒来了,屋漏偏逢下雨时,据他自己说,外债百万以上,在读大三的儿子,学费不菲,每天困守小店,愁眉苦脸,无以为继,他欠我R6万债,我羞于开口要,那时,我老婆身怀六甲,正愁店没人看守,我便提议让他们夫妻俩都到店里上班。男的R12000,女的R9000月薪,于是一拍即合,他们在旧店里天天上班,男的作管理,女的作收银,我为了鼓励他们:承诺年底给双薪,每月超额提成。还不到三个月,尹博拉疫情在中美两国的联手抗击下得到控制,他披甲上阵,重操旧业了,可他老婆专心留下,做了近三年的收银员。刚开始南非的LED灯正来叩门,我先在非贸的南通人批发店里进一些投光灯系列的产品卖,加上电子安防系列的产品在南非市场方举未艾,老旧店的生意月月有长足的提升,后来,库存里堆放三个货柜、各种LED灯的廖总,为开拓市场“三顾茅庐”,受他诚意及气魄的感动,在店里支起挂灯的吊顶,赊购几十万的LED灯,挪走滞销商品的货架,把旧店改造成算是专业的五金灯具店,店里的投资翻倍了,每个月的营业额从R40万升格到R60万,不管是春夏秋冬,不论是淡季、旺季、除了圣诞节外,我看到的钱就是在R55万——R62万间摇摆。

九月初,我店里最老牌的黑工maganga在非贸店里偷货被人举报,他怕被开除,向老妇人举报了“雪梨”在旧店阻止他告“迈克”偷货的“窝案”。我马上打电话请来了“祖鲁”——警长,经他找“maganga”、“迈克”、“雪梨”作的案情记录如下:

三月中旬的一个周日,老板马上要从中国回来了,我一早在商城外碰到“迈克”,可他站在车旁,跟两个杂色人在一起聊天不理我,上班后不久,我在店里看到其中的一个杂色人挑选了一超市推车的监控套装及LED灯出了店门。不久,同一人又推车进来,装了一推车相同的货物从“雪梨”面前推出门,我问“雪梨”说他们付钱了没有,她摇头,我便追出店门,发现那人已近过道的拐角,我呼喊商城保安帮忙,却不见保安的踪影,等我追出大门,那人已同“迈克”汇合,往车里装货,我呼求大门口及停车场的保安帮助,告诉他们是小偷,但“迈克”威胁我,边上的保安都回避。等我回到店里,“雪梨”却警告我不得声张,更不得告诉老板。

那个杂色人“迈克”原来是商城的保安队长,警长责问他,“maganga”讲的是否是事实,他无不否认,我只好当场把他开除了。

因为店里的几名黑工都向我抱怨说:“迈克”因故时常恐吓他们说:“I am gomg to kill you”,他们都是周边国家的黑人,他们相信,这个杂种是什么事的干得出,干得到的邪恶之徒。连商城那帮跟从他经年的刚果保安都怕他。他在我店里干了两年,因为没人帮我卖监控摄像头,更因为我的店里只有一个中国女人,毕恭毕敬的他,时不时还帮我抵挡着客服冲突时的麻烦事。他之前在陈平的手下当了五年的保安队长,因他们间闹了纠纷被辞退。那时精品城因摆市,是我领着众商家闹的,陈平特别恨我,当他看到我收留“迈克”时,他还好心提醒我说:“你用这个家伙,日后肯定有大麻烦”。

这个“迈克”光天化日之下,抢走了我R20000的货物,真相大白之时,我让他写了辞职书,承诺双方没有任何纠纷,在双方签字,两名全副武装警长的作证下,付清这几天的工钱,让他离开,但他不敢对我做人身威胁,只是回过头来告诉我说:“我帮你干了两年,你必须付一笔补偿给我”。我在气头上,没有鸟他,可在他走后次月,我收到劳工局的调查令,说我长期非法用工。为此,我又动用欠我十万块钱的警长出面摆平这个案子,前后再花了五万块,警长又从中捞了三万多。

支走了杂种,警察也对“雪梨”作笔录,问她说,maganga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她却轻描淡写地说:当天,她没有看到有人偷走两推车的货,黑工的叫喊可能是因为他看错了,所以我不让他把事情报告给老板。半年前的案子,我没办法回放录像,没有了证据,光凭maganga的证词,警察是办不了案的。我收回了店门钥匙,她收银员的肥缺丢了,便不辞而别。大约过了两星期,老妇人告诉我,那个“偷包的黑婆”刚告诉她,一年前的早晨,店刚开门迎来一个白人老顾客,付了R8000现金买摄像头灯具,“雪梨”没按老板规定把钱放进保险柜,而是藏在柜台下,我借故进去找东西,把那叠钱翻了出来,可“雪梨”说,这是老板发给我的“工资”,我十点钟后才会到店里呢。后来我问她的丈夫,他辩解说:“这个黑婆乱编,我在你店上班,有一次去上卫生间,她还把手伸进收银机呢。我反讥他:你敢去和她对质吗?

这个“雪梨”的老爹,听他们说是黑龙江省建工集团的老总,当年,省里的副省长与哈尔滨的市委书记怼上了。败落的书记是老总的靠山,于是遭诛连的老总也被关进号子里,罪名是“贪污”,我以为她出身名门,不齿小偷小摸。终于,窝案水落石出,收银员跟黑工间蛇鼠一窝,华人的辫子被黑工抓住了。他们便互开绿灯,狼狈为奸了,难怪我店里的营业额长期平稳不升,可我那上一年底从国内进了两百万兰特的货柜,一车车地拉到店里,不用掏钱进货,凭感觉的管理,出了大漏洞。

“雪梨”走了,她夫妻俩还欠我R40,000的债,他丈夫那个“名导游”终于答应等春节过后归还,四年过去了,我被内贼偷走的钱财无处可算,可明帐总该追回。正月十五过后,“名导”如约而至,可他没带钱。我平心气和地告诉他,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欠我四万,你老婆在我店里干了两年多,我可以减免两万,你只要还给两万就成;何况这两年,你赚了不少钱,外债已清,你儿子学业有成、当会计师、拿高薪。但是,这小子却拍着桌子,把“新华园”的好酒好菜震得乒乓响:我不可能还你钱,你给“老刘”开资一万五,你给我“老婆”开资一万一,你每个月差她R4000,两年差多少。我说:“你这么算法,我还差你钱不成,岂有此理?!我会到警民中心去告你,或到西罗找人要帐。而他却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你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应他道:“你只是在赌场放债的小混混而已。”这钱直到今天还没要回。

本文首发于中非新闻社,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欢迎转载,但是必须保留本文的署名中非新闻报及原文链接http://cnsa-news.com/26266.html。如您有任何商业合作或者授权方面的协商,请与本站沟通:cnsanews@gmail.com。发布者:中非新闻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