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国新闻

29岁农民工突患尿毒症 为省钱换肾家人天天“水煮白菜”

“我真的想放弃治疗了,可我还不到30岁,我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29岁的农民工陈绪辉说。今年春节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尿毒症将他击倒,治疗的唯一办法是肾移植,可高达六七十万元的费用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不啻是天文数字。“为了省钱治病,家人恨不得天天水煮白菜。连两岁多的幼儿都对我说,‘爸爸,我乖,我听话,我不馋……’”陈绪辉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

9岁农民工突患尿毒症

面对陈绪辉的病情,妻子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记者 宿希强 摄

  浑身无力两个月坚持打工到年根,一查竟是尿毒症

陈绪辉是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刘楼镇陈庄村村民,在左邻右舍眼中,他朴实、友善、顾家,一直是“儿子心中的好爸爸、妻子心中的好丈夫、父母心中的好儿子”。为了赚钱养家,近年来,他几乎常年在天津市一家防水材料厂打工。2018年11月,他工作期间经常感觉浑身无力,“可想到快要过年了,能多些收入就多些收入……”就这样,他坚持到2019年1月中旬单位放假,才拖着疲惫虚弱的身子匆匆回家。

到家不久,陈绪辉就被送到了当地的汶上县人民医院。很快,他又被转到了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对他身体检查后都惊呆了:“严重贫血,你身上几乎没血了,怎么拖这么久才就医!”

最终,陈绪辉被确诊为尿毒症——慢性肾衰竭末期。他如遭雷击:“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见过这种病症,怎么也没想到会降临在我身上!”妻子抚摸着他苍白的脸颊大哭:“你必须挺住!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孤儿寡母……”

9岁农民工突患尿毒症

陈绪辉在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透析治疗。记者 宿希强 摄

  在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陈绪辉接受了腹膜透析治疗。医生告诉他,不要绝望和灰心,尿毒症并非不治之症,通过肾移植可以治愈,只是需要找到合适的肾源,治疗费用也高达六七十万元。

为省钱换肾,家人几乎天天吃“水煮白菜”

春节,是万家团圆、阖家欢乐的日子。可除夕之夜,陈绪辉一家人却只能是强颜欢笑。希望有了,但高昂的医疗费用让每个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

陈绪辉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他的家境是最普通的农民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农民,已年近七旬,操持着4亩田地有微薄的收入;妻子在乡镇的加油站打工,每月收入千余元;两个年幼的儿子,一个7岁,一个2岁。“我在外打工,每月三四千元。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陈绪辉直叹气,“这场病,前期治疗就花了30万,把我们一家人压垮了,亲朋好友也都借遍了。”

陈绪辉没有商业保险,只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在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能报销的比例只有45%,还有好多药不能报销。”

而他为了节省费用,在病情逐步稳定后,就赶紧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中进行腹膜透析。“就这样,我一天也得几百元。”陈绪辉说,“目前,我在家一天透析4次,还得吃着降压、降糖、降鳞的西药……”

缺钱的压力也传导至每一个家庭成员身上。“为了给我省钱换肾,家里人几乎天天吃水煮白菜。”陈绪辉颇为自责地说,“我成了这个家庭最大的拖累。我多次提出放弃治疗,家人却以泪洗面,一直苦劝。”

两个年幼的儿子似乎也一夜之间变得懂事起来。“上一年级的儿子放学后回家,第一时间会把学校里的有趣的事讲给我听。”陈绪辉说,“家里伙食不好,两岁多的小儿子都安慰我,‘我要爸爸,我不哭,我乖,我听话,我不馋……’”

9岁农民工突患尿毒症

陈绪辉在家中自己进行腹膜透析。记者宿希强摄

  不久前,陈绪辉前往济南军区总医院进行了肾移植配型。他被院方告知,因其父母年事已高无法作为肾源,只能等外来肾源。在这期间,他须尽快筹措换肾及后期保养所需花费的六七十万元。

中国青年网记者获悉,万般无奈之下,一向要强的陈绪辉在水滴筹公益平台上发起了求助。

“求求好心人向我伸出援助之手。”陈绪辉说,“不管换肾结果如何,只要我活着,我都会把这份爱心反哺给社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立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