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综合新闻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对朱莉·赫尔姆斯(Julie Helms)来说,最早接触新冠是2020年3月初,她在法国东北部斯特拉斯堡大学医院(Strasbourg University Hospital)的重症监护室(ICU)收治了一些病人。几天之内,ICU的每个病人都感染了新冠——让她感到恐慌的是,他们不仅仅呼吸困难,还有其他症状。

她说:“病人非常激动,许多人有神经问题,主要是精神混乱和谵妄。在ICU,一些患者出现烦躁不安,需要镇静治疗,这很常见,但这批病人完全不正常。这非常可怕,尤其是很多病人都很年轻,30、40岁,甚至还有18岁的。”

赫尔姆斯和她的同事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表了一项小型研究,记录了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神经症状,从认知困难到意识混乱。所有这些都是“脑病”(脑损伤的总称)的迹象。今年2月,武汉的研究人员在当地的冠状病毒患者身上发现了这一趋势。

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300多项研究发现,新冠患者普遍存在神经系统异常,包括头痛、嗅觉丧失和刺痛(痉挛)等轻微症状;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如失语症(不能说话)、中风和癫痫。最近的研究还发现,这种病毒还会严重破坏肾脏、肝脏、心脏以及身体的几乎所有器官系统。然而,这种病毒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仍被认为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密歇根州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基金会的神经学家艾丽莎·福瑞(Elissa Fory)说:“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的脑病症状是否比其他病毒破坏性更强,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随着病例数量增加,你将不仅看到常见的症状,还会看到不常见的症状。我们会同时看到所有的症状,这是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的。”

对确切流行率的估计各不相同,但似乎有大约50%被诊断为Sars-CoV-2感染(导致新冠的病毒)的患者都出现了神经问题。

这些神经系统病症的范围和严重程度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大多数人,包括内科医生,在出现神经异常时可能无法识别它们。癫痫发作的人可能只是看起来神志不清,没有颤抖,或有颤抖,症状并不容易识别。ICU环境中,哔哔作响的机器、镇静剂和卧床隔离,都可能诱发或加剧谵妄,使我们不太容易将这些症状与病毒直接联系起来。

更复杂的是,许多受Sars-CoV-2感染的人从未真正进行过病毒测试,尤其是在没有明显咳嗽或发烧的情况下。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出现神经症状,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这是否是由Sars-CoV-2引发的。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Johns Hopkins Medicine)麻醉学和危重症医学副教授罗伯特·史蒂文斯(Robert Stevens)说,“事实上,相当大比例的新冠患者的唯一症状是神智恍惚”,没有咳嗽或疲劳。

“我们正面临神经系统疾病的第二次大流行。”

不一样的疾病

自疫情大爆发以来,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Sars-CoV-2不仅仅是普通流感病毒的一个升级加速版本:它有许多古怪、不寻常、和令人恐惧的特征。

例如,大多数病毒性传染病(包括流感)的死亡率曲线呈“U型”,幼儿和老年人是死亡的主要人群。但是典型的Sars-CoV-2感染儿童只有轻微的症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对男性的影响超出比例:全世界接受重症监护室治疗的患者中,男性占70%,但男性和女性感染率相同。(了解新冠如何以不同方式影响男性和女性)。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快乐缺氧”是另一个谜。人体血液的“氧饱和度”通常在98%左右。低于85%会导致意识丧失、昏迷甚至死亡。但大量新冠患者的血氧饱和度低于70%,甚至低于60%,但仍保持完全意识和认知功能。

还有一个事实是,很大一部分感染这种病毒的人没有症状。估计数字各不相同,但冰岛的一份大规模检测报告发现,携带病毒的人群中,有整整50%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

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 虽然约80%的新冠患者很容易摆脱病毒,但一小部分人病情迅速恶化,在几天内死于呼吸衰弱和多系统器官衰竭。这些患者中有许多是老年人或有特殊的潜在健康问题,但也有很多患者不是。

史蒂文斯说:“如果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得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新冠在临床表现上具有极端的异质性。我们现在了解到,这种疾病会影响许多不同的器官系统: 患者不仅会死于肺衰竭,还会死于肾衰竭、血栓、肝脏异常和神经系统症状。”

“我曾两到三天内治好了ICU的病人。也有我的很多患者已经住院好几个月了。”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史蒂文斯还注意到其他一些奇怪的现象,但无法解释。他说:“新冠患者似乎对我们通常使用的药物缺乏敏感性。我们不得不使用通常剂量5到10倍的镇静药物。”

病毒学家将花费数年时间去试图了解这种入侵者的生物学原理。尽管研究人员对病毒及其受害者进行了六个月的仔细研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表研究报告,但似乎我们的问题越来越多,所知越来越少。最新浮现的问题是: 病毒会感染大脑吗?

脑症状

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病毒的神经症状是大脑缺氧(许多患者表现出的“快乐缺氧”)或身体炎症反应(著名的“细胞因子风暴”)这样的间接结果。福瑞和赫尔姆斯都认为神经症状是“细胞因子出现问题导致的”。

其他人则不那么肯定: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病毒实际上可以直接入侵大脑本身。

史蒂文斯说:“要是你在一个月前问我,是否有公开的证据表明Sars-CoV-2可以跨越血脑屏障进入大脑,我会说没有,但现在有很多报告显示它绝对可以。”

在日本,研究人员报告了一名24岁男子被发现昏迷在自己的呕吐物中。他被送往医院时全身癫痫发作。脑部的核磁共振扫描显示他有病毒性脑膜炎的急性症状,腰椎穿刺在他的脑脊液中发现了Sars-CoV-2。中国研究人员还在一名患有严重脑炎的56岁男性患者的脑脊液中发现了病毒的痕迹。在意大利对一名新冠死者的尸检中,研究人员在大脑血管内皮细胞中发现了病毒颗粒。在法国等一些邻近国家,对新冠患者的尸检受到严格限制(或完全禁止),这使得意大利的发现更加重要,也更加令人担忧。

事实上,一些科学家现在怀疑,这种病毒导致呼吸衰竭和死亡的原因不是肺部受损,而是脑干受损,脑干是确保我们在失去意识时仍能继续呼吸的指挥中心。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大脑通过所谓的“血脑屏障”来抵御传染病。“血脑屏障”是一种排列在流经大脑和脊髓的毛细血管内的特化细胞。这些物质可以阻止微生物和其他有毒物质感染大脑。

如果Sars-CoV-2能够跨越这一障碍,这表明该病毒不仅能够进入中枢神经系统,而且可能会留在那里,并有可能在数年后卷土重来。

虽然很少见,但这种拉撒路(Lazarus,圣经人物,死后复活)似的复活在病毒中并不少见:例如水痘病毒,通常感染脊柱的神经细胞,在成年后以带状疱疹的形式出现。大约30%患过水痘儿童会在他们生命的某个时刻出现带状疱疹。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其他病毒还有更严重的长期影响。其中最恶名昭著的是导致1918年流感病毒,它可对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多巴胺神经元造成永久的严重损害。(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流感病毒不能穿过血脑屏障,但现在一些科学家认为可以。)据估计,全世界有500万人因极度疲劳而步履蹒跚,这种症状被称为“嗜睡病”或“嗜睡性脑炎”。

许多人幸存者处于假死状态。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1973年在回忆录《觉醒》(Awakenings)中写道:“他们既没有表达,也没有生命体征; 他们像幽灵一样虚无缥缈,像僵尸一样被动。”他说,病人在昏迷状态下生活了几十年,直到被药物左旋多巴(L-DOPA)唤醒,神经递质多巴胺的水平得到补充。(阅读更多关于1918年流感为何如此致命的内容。)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神经精神药理学教授戴维·纳特(David Nutt)表示,他本人在1970和1980年代治疗过许多患者,这些患者自1957年英国流感大流行以来一直患有严重的临床抑郁症。

纳特说:“他们的抑郁是持久的,而且实实在在,就好象情绪回路全部被切断。,”他警告我们,同样的事情可能再次发生,且规模要大得多。“从ICU出院的新冠患者需要系统、长期地监测任何神经损伤,并在必要时给予干预治疗。”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应该对出现症状的患者进行干预试验,比如使用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SSRI)、抗抑郁剂或干扰素(自然提取的蛋白质,通常作为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以减轻损害并防止进一步的长期影响。纳特说:“真正让我担心的是,英国所有的健康机构都在关注Covid的症状,但没有人关注神经机制,比如大脑中的血清素含量。”

纳特计划招募20名患有抑郁症或其他神经精神疾病的新冠患者参加一项研究,该研究将使用帝国理工最先进的PET扫描仪来寻找大脑炎症或神经递质水平异常的迹象。

在巴尔的摩,史蒂文斯还计划对从ICU出院的新冠患者进行长期研究,该研究将扫描患者脑部以及对患者记忆力等脑部功能进行详细测试。

在匹兹堡,通过“新冠神经功能障碍全球研究联盟”(Global Consortium Study of Neurological Dysfunction in Covid-19),匹兹堡大学的神经学家周湘怡(Sherry Hsiang-Yi Chou;音译)协调来自17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监测疫病的神经症状,包括通过脑部扫描。

周湘怡说,虽然病毒对肺部的影响是最直接和可怕的,但对神经系统的影响要更持久,破坏性也大得多。

她说:“尽管在新冠中,神经系统症状比肺部问题更少见,但神经系统损伤的恢复往往不完全,而且与其他器官系统(例如肺部)的恢复相比,需要更长的时间,因此会导致更大程度的残疾,更高概率的死亡。”

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如何损伤大脑

在法国,赫尔姆斯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种神经系统的影响有多严重。她的一名新冠患者两个月前出院,但仍患有疲劳症和严重抑郁症,因自杀风险需要紧急咨询。因此,BBC不得不推迟对她的采访。这个病人并不是唯一的——赫尔姆斯见过很多处于类似痛苦状态的人。

赫尔姆斯说:“这位病人很困惑,不能走路,只想死,这真的很可怕。她只有60岁,但她对我说‘COVID杀了我’——意思是病毒杀了她的大脑。她已经生无可恋了。”

“这尤其困难,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首先防止这种损害。我们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预防大脑受到损伤。”

肺衰竭的病人可以戴上呼吸器,肾脏可以通过透析机抢救——如果运气好的话,两个器官都可以恢复正常。只是,“脑部透析机”并不存在。

本文转载自,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