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南非新闻

打着城市规划名义欺负弱者?开普敦露宿者称「街道比避难所更安全」

本报记者乔颖报导    害怕被强奸和失去他们仅有的一点财产是开普敦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宁可露宿街头,也不愿意留在避难所的原因之一。

周末,当地媒体采访一些露宿者,探讨了开普敦市政府对他们在寒冷、残酷的街道上生活开罚单。

“我们是一个社区,我们互相照顾,”一位名叫卡林的女性说。她和拉姆兹·坎普在开普敦中心的大型花园售卖花生和玉米。

坎普已经在街头露宿了两年,他一直睡在花园里。这位32岁的男子口齿伶俐,因为倾倒垃圾被开普敦中心城市改善区CCID的官员罚款500兰特。

坎普说:“在染上安非他命的毒瘾之前,他在物流仓库工作,那时候月薪是4万兰特。相比现在,如果每天能挣30兰特买食物,那就太幸运了。坎普和他的搭档睡在街上,因为庇护所总是满员的。生病的时候他们会去Somerset医院接受治疗,但是往往也是一拖再拖!

41岁的斯蒂芬·斯尼曼过去六个月一直无家可归。他在服刑14年后被释放后一直睡在花园里。斯尼曼靠从垃圾桶里捡旧鞋子并修理来谋生,“我试图卖掉我捡来的鞋子,但CCID的官员总是没收我的东西,并给了我一张200兰特的罚单,然后把鞋拿走了。我为此去了警察局,警官们也帮我找回了我的东西。

斯尼曼说,他只有一个肾,在Somerset医院接受治疗,“我对他们的服务很满意,”他说。

斯尼曼的“商业伙伴”是30岁的约里克·亚当斯,他已经无家可归七年了。

“斯蒂芬(斯尼曼)和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们都睡在花园里。我们总是被CCID的官员骚扰,因为这些官员在这种没有房子,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总是给我们开罚单。”

亚当斯说他最近差点死于肺结核。对他来说,在公园里度过寒冷的夜晚比睡在庇护所里更安全。

马克·摩根声称他被开了两张罚单:一笔800兰特,另一笔500兰特。他已经无家可归七年了,一直睡在 Bo-Kaap。我们受到了非常恶劣的对待。我真的不知道给我们罚款的想法从何而来。

摩根说:“我没有身份证,CCID的官员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就因为我在那里和我的狗闲逛被罚款了。”但是林基(狗)看起来很健康,戴着红色的马具。“它和我们睡觉。它是我们的孩子,”摩根拍拍它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子在接受采访时,也批评了市政府对无家可归者开罚单。“我们没有钱,我们将如何支付这些罚款?”

她已经无家可归九年了,因为睡在人行道上被罚款500兰特。这罚单对我来讲是天价,无法支付的我只能把罚单扔了。据称,CCID的官员没收了她的身份证和财物。她还患有结核病,正在Somerset医院接受治疗。

26岁的娜娜·斯密特在过去的一年里无家可归。“这些罚单是为难人的。现在是冬天,我们已经很艰难了,现在没有多少人来参观花园,游客们也被警告不要给我们钱。CCID的官员污蔑我用这些钱买毒品,但我连饭都吃不饱。”

她说,她永远不会在避难所睡觉,因为那里不安全,有很多性虐待,街道对我来说更安全。当斯密特需要医疗护理时,她会去海滨附近的结核病和艾滋病诊所。“我在医院接受的治疗很好,他们把我当人看。”

贾斯汀·斯沃茨已经无家可归九年了。他声称已收到两笔各500兰特的罚单。“我只能把罚单扔进了垃圾桶。”他患有结核病,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本文首发于中非新闻社官网,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欢迎转载,但是必须保留本文的署名中非新闻报及原文链接http://cnsa-news.com/?p=13782。如您有任何商业合作或者授权方面的协商,请与本站沟通:cnsanews@gmail.com。发布者:中非新闻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