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国际纵览

全球最赚钱企业宣布一项人事变动 股民们坐不住了

 9月4日,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宣布了一项人事变动:

  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业产业大臣哈立德·法利赫被撤销董事长职务,取代他成为沙特阿美新掌门人的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负责人儒马延(Yasir O。 Al-Rumayyan )。

阿拉伯时报报道

阿拉伯时报报道

  这样一则高层人事调整的消息,迅速牵动了全球股民的神经。

  被撤换的法利赫日前在推特上称,这是“为公司上市做准备的重要一步”。

  因为数十年来,沙特阿美公司的大权都被沙特国家能源部门牢牢把持着。而这次法利赫的让位,至少从形式上实现了沙特能源部与沙特阿美公司的治理结构分离,回避了两者间的利益冲突,为上市清除了一道障碍。

  估值高达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最能赚钱公司”。2018年,沙特阿美的经营利润约为2240亿美元,高居全球第一,相当于苹果公司的2.74倍,也分别约为中石油、中石化的9倍和7.2倍。

  这样一家“庞然大物”又向上市迈进了一步,全球投资者“翘首以盼”的心情便可以理解了。

  为上市推动高层人事变动

  为了加速推动沙特阿美的史上最大规模IPO,沙特阿拉伯近日撤除了该国能源、工业和矿业产业大臣哈立德·法利赫所兼任的沙特阿美董事长职务,以实现沙特能源部与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治理分离,扫清两者间的利益冲突。

  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之一、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负责人儒马延已接替法利赫,成为沙特阿美公司掌门人。

  根据路透社资料,儒马延从2017年起开始担任日本软银集团董事,目前他在Uber等科技公司担任董事会成员、总监等职位,并在沙特工业发展基金和沙特决策中心任职。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儒马延目前还担任沙特王储的顾问,与沙特实际掌权的决策层有着充分的沟通渠道。

  有评论认为,上述剥离举动结束了过去几十年沙特能源部门的传统,向外界表明了沙特政府推动沙特阿美IPO的决心。法利赫日前在推特上称,这是“为公司上市做准备的重要一步”。

  欧亚智库的中东地缘专家卡默尔分析认为,“儒马延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他只把沙特阿美当做一个需要经营管理的资产;而法利赫则将沙特阿美视作国民经济的命脉,控制欲更强。”

  沙特近日还将能源、工业和矿业资源部门一分为二,成立了新的自然资源部。此外,该国交通部长阿姆迪被沙特政府任命为沙特阿美董事会成员。

  近年来,儒马延带领下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已成为全球科技初创企业的最大投资者之一,著名投资案例包括特斯拉、优步等,其最大手笔的投资是与日本软银集团共同设立的1000亿美元远景科技基金。

  一波三折的IPO之路

  过去两年多时间,沙特一直筹备以IPO方式把阿美公司5%的股份投入股票市场,以筹资1000亿美元。如果成功发行,这将是全球资本市场迄今最大规模的IPO。

  然而,这一IPO计划在2018年8月曾遭搁置。路透社当时披露,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自叫停计划,具体原因不明。

  法利赫当时回应,说沙特政府致力于今后继续执行IPO计划,但未设具体日期。直到今年7月2日,法利赫才表示,阿美的IPO计划有望重启。

  IPO计划的暂停,和最近油价低迷的大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些银行家和公司内部人士认为,沙特应将阿美公司的估值目标从2万亿美元缩减至约1.5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纷纷下调了对沙特今年经济增速的预期。据FactSet的数据,10位经济学家对沙特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期中值为1.4%,低于去年底预期的2.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稍微乐观一些,其在7月份表示,沙特今年经济产出料将增长1.9%。

  伦敦凯投宏观的经济学家杰克逊表示,2019年以来,国际油价对沙特经济构成了相当大的拖累。凯投宏观预计沙特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0.3%。

  自今年5月初以来,沙特股市累计下跌了逾14%。目前沙特已将石油产量减至每日1000万桶以下,试图把国际原油价格推高至80美元/桶。但美国石油产量的迅速增长抵消了沙特行动的效果,令国际油价保持在接近60美元/桶的水平。

  为了抵消石油行情下滑的冲击,沙特将大量资金投入到特斯拉等公司的股权投资当中,以对冲风险。

  分析师们警告称,如果油价维持在当前水平,且沙特为平衡预算继续从沙特阿美抽走资金,那么沙特阿美的IPO估值将会有所降低。

  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

  今年4月1日,国际评级公司惠誉公布的账目摘录显示,沙特阿美在2018年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以下简称EBITDA)为2240亿美元,远远超过排名第二的苹果和埃克森美孚。后两者的EBITDA分别为818亿美元和404亿美元。

  224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Wind金融终端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的EBITDA分别为248亿美元和312亿美元。这也就意味着,沙特阿美同期的EBITDA是中石油的9倍,是中石化的7.18倍,也是这“两桶油”EBITDA之和的4倍。

  与沙特阿美2240亿美元的EBITDA相比,其他行业巨头就显得些相形见绌了。2018年,韩国三星电子的EBITDA为776亿美元、荷兰皇家壳牌的EBITDA为533亿美元、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EBITDA为404亿美元。

  由于盈利能力碾压全球其他企业,沙特阿美在今年4月发行的债券受到了投资者的疯狂追捧。

  沙特阿美原本计划发行100-150亿美元规模的债券,但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700亿元)的认购。疯狂的超额认购,也让沙特阿美的债券收益率低于沙特阿拉伯主权债务的收益率,这在沙特的经济史上极为罕见。

本文转载自中国日报网,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官网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