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华人世界

新总统治下,在巴西的中国企业怎么样?

新总统治下,在巴西的中国企业怎么样?

图为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公司电力调度控制中心

【环球时报赴巴西特派记者 邢晓婧】“在这里,我已经看到世界的未来。”暂且不论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散文集《巴西:未来之国》中的这句话是否适用于今时今日,在巴西的当下与未来,中国成为重要参与者却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竞选期间的系列言论却一度给中巴经贸合作蒙上一层阴影。近日,作为由环球网组织的“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拉美站”成员,《环球时报》记者参加了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主办的中巴智库论坛、中资企业座谈会等活动,走访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等城市,对话中巴政、商、学界人士,了解在巴中企的发展现状,探索两国未来合作的多种可能性。

  深耕当地——虽经历政治动荡,但仍为目标而坚持

高耸的白色铁塔,一根根输电导线凌空而过,串联成热带雨林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便是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巴西美丽山直流特高压二期项目(简称“美丽山二期项目”)。该项目工程途经巴西5个州、81座城市,经过北部亚马孙雨林、中部塞拉多热带草原和南部大西洋沿岸山区三个地理气候区,从北至南跨越或绕过20个自然保护区。

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公司(简称“国网巴控”)所在的里约大厦,是里约市中心的地标性建筑,中国电力装备公司等不少中企也在此办公。走进大楼,《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当地面孔的员工远远多于中国人,他们身穿国家电网制服,上面并排绣着中巴两国国旗。

在一张资产分布图前,不同颜色的线条勾勒出国家电网在巴西的项目线路。国网巴控董事长蔡鸿贤指着一条藏蓝色的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条就是美丽山二期800千伏特高压输电线路,全长2539公里,输电能力400万千瓦,是巴西历史上最大的输电项目,也是全世界最长的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

国家电网公司于2017年与巴西卡玛古集团等完成股权交割,成功收购巴西最大配电企业CPFL54.64%的股权。对此,巴新总统博索纳罗曾称,不该允许中企控制巴西重点产业,“中国不是在巴西收购,而是在买下整个巴西!”

美丽山二期项目是巴西历史上所经区域生态环境最多样、属地关系协调最复杂的工程项目。蔡鸿贤说,如此庞大的工程在建设过程中绝非一帆风顺,动荡的政治局势是其中一项重大挑战。

根据巴西法律,项目开工前必须取得环保署的施工许可。巴西环境保护法有2万多条,被认为是世界上环保法规最多的国家,审批程序繁杂。为确保按时开工,国家电网先后聘用400多人参与环评工作,最终提交的报告达56卷。

不料,审核期间,恰逢时任巴西总统罗塞夫遭弹劾,政府机构动荡,包括环保署在内的各个部门负责人几经变动,给项目推进带来极大困难。项目团队无数次与巴西能矿部、环保署等政府部门进行沟通协调,经过25个月的努力,项目最终得以通过。

国网巴控总经理常忠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博索纳罗就职后尚未直接就美丽山二期工程发表过看法,但巴政府相关部门一如既往地支持该项目。“电力工程是巴西的应急工程,这在巴西是跨世纪的大工程,只有国家电网才有实力完成。巴政府希望中方如期甚至提前完工,因为该项目本身就为当地创造了1.8万个直接就业岗位,一旦投入使用可以降低电价,减少民众用电成本,还能为巴西提供稳定的电力。”

常忠蛟说,目前来看,新总统上台并未给中企造成负面影响,国家电网一直以来秉承的目标是“为巴西可持续发展输送电力”。他相信,只要坚持做到这一点,公司未来在巴经营不会因政治因素而出现大的波动。

  正确选择——对“中国速度”从惊讶到适应

巴西是中国在拉美地区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投资目的地国。近10年来,200余家中国企业落户巴西,中国对巴西投资年均增长29%。

中国家电品牌TCL开拓巴西市场时没有选择单打独斗,而是跟当地家电龙头企业SEMP“强强联合”,成立合资公司。短短3年,凭借TCL的先进技术及SEMP的销售渠道和管理经验,共同打造了国际化品牌本地化运营的典范,业务范围覆盖电视、手机、空调等领域。

在和中企联姻前,SEMP曾跟日本东芝合作39年。SEMP TCL合资公司CEO里卡多·弗雷塔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SEMP与东芝的合作整体来说比较愉快,可是从十几年前开始,东芝总部接二连三爆出各种丑闻,这几年更是负面新闻缠身,作为股东,东芝公司没能起到任何积极正面的作用。于是从2015年起,他们着手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当时日系家电品牌日薄西山,中国品牌迅速崛起,SEMP最终将合作对象锁定为TCL。

谈起与中日企业的合作体验,里卡多感叹“非常不同”。他说,日本企业森严的等级和繁冗的规章一次次挑战他的容忍程度,无休止的会议、讨论、提案,最终决定遥遥无期。而中企让他惊讶于有时候发几条微信就能做出决定,然后大家拧成一股绳加油干。里卡多说,“一开始不太适应这种‘中国速度’,现在已经爱上这种感觉”。

“作为企业,我们比较关心巴西的经济政策,至于政府变化,我们还没有受到太大影响。”SEMP TCL合资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岳海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认为巴政府本身带来的变数不大,我们是合资企业,政治方面没问题。接下来会按既定策略,加大对巴西市场的投资力度。”

有熟悉情况的官方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博索纳罗竞选期间的言论实为政治语言,观察其上台数月来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在对华问题上的态度明显缓和,这其中有巴国内利益集团施压及中国外交积极作为的因素,但关键还在于巴西对中国经济的依赖。

  今非昔比——过去巴西人向往在欧美、日资企业谋得一职,现在换成了中企

范凌峰是美丽山二期项目计划处工程师,他在巴西已工作了十几年。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刚来时巴西人不相信他是工程师,那时但凡提起中国人,当地人想到的不是路边卖“炸饺子”的小贩,就是卖假冒伪劣产品的商贩。“炸饺子”是一款巴西最常见的路边小吃,个头比中国传统水饺大一些。

现在的情况则大不相同。一天午餐,《环球时报》记者偶遇一家巴西人。男主人主动上前攀谈:“你们是在建美丽山工程吗?我家就在施工现场附近,我们非常关注这个项目,开通后供电可以更稳定了吧?”原来,他看到记者的同伴身着“国家电网”制服。

巴西贸易与合作局前局长温贝托·里贝罗常年往返于中巴之间,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便宜没好货”是巴西人早期对中国企业的印象,这不能说是偏见。然而近年来中国企业专注于品牌经营,注重产品的质优价廉,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当地人对中企的印象。过去巴西人向往在欧美、日资企业谋得一职,现在中企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第一选择。

里贝罗对中巴经济动向有着深入观察,他告诉记者,除了能源、基础设施等传统项目,两国在科技领域也大有可为。像在中国很火的外卖、打车等手机应用,在巴西都有了本地版。最近他一直在考察中国智慧城市的相关项目,希望把这一概念带回巴西落地。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期间明显感受到,随着中巴经贸往来日益深化,巴西各界格外关心中国的政策动向。日前在巴西利亚举办的“中巴智库论坛”恰逢周末,巴政府官员、前政要、智库学者、媒体界人士悉数出席,和中方人员一起围绕巴西如何参与“一带一路”等议题进行热烈讨论。

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中企对进军巴西表现出浓厚兴趣。快手高级副总裁余海波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巴西是拉美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从用户数来看,也是全球第四大互联网市场。虽然在巴西,脸书、奈飞、Instagram、YouTube的使用率较高,但短视频形态的产品仍少见,存在巨大的市场机会。

中国驻巴西前大使李金章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企晚于欧美、日韩企业进入巴西,但融资能力强、技术设备领先、产品性价比高等是我们的突出优势。巴西是拉美最大的国家,其政策走向将影响周边,巴政府更迭是否会对中企造成影响还需观察。但就历史经验来看,巴西专注发展经济,很少参与地区政治纷争,有理由相信巴西接下来依然会为中巴企业深化合作奠定基础。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本文观点不代表中非新闻社官网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27-83-405-9214

邮件:cnsanews@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7:30,南非公共假日休息

QR code